石油化工废水处理设备

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苏州荣轩环保有限公司

地址:苏州市吴中区临湖镇东山大道4088号

联系人:黄经理 18915418820

电话:0512-66294806

传真:0512-66294852

E-mail:xiufeng_c@rep88.cn

网址:www.rep88.cn

核雾染?毫无依据!核辐射与雾霾的形成没有关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核雾染?毫无依据!核辐射与雾霾的形成没有关

发布日期:2018-02-08 作者:苏州荣轩环保有限公司

 核心阅读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在全国都有对霾化学成分的监测站,没有发现任何放射性元素的异常,现有谣传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火电厂燃煤引起放射性扩散之说夸大其词。

  

  2015年岁末,华北地区雾霾频发。期间,一篇“华北大面积持续雾霾由‘核雾染’造成”的两年前的旧文,在网络上又流传开来。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北方火电厂燃煤引起放射性铀粉尘大量散布,华北雾霾与核辐射有关,文章称之为“核雾染”。

  近日,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再次组织有关专家结合最新数据进行分析研判,认定核辐射与雾霾的形成没有关联性。

  我国空气中的放射性水平正常,现有谣传无科学依据

  国家核安全局最近表示,雾霾的成因和形成过程比较复杂,涉及化石燃料的燃烧、工业生产的排放、机动车尾气、城市扬尘、地理环境及气候气象条件等方方面面。“核雾染”之说出现后,国家核安全局分析了大家关心的颗粒物中天然放射性核素铀-238的含量,约为30毫贝可/克,与土壤中天然铀-238含量处于同一水平,说明这个数据很正常。

  国家核安全局表示,我国已在所有省会城市和部分地级市,设立了167个空气放射性水平自动监测站,可连续监测伽马空气吸收剂量率、连续进行空气气溶胶取样,采集的样品定期送实验室分析。据悉,这些自动站在福岛事故期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如果大量高铀含量的燃煤飞灰进入空气,结果可能要高很多。但我们将所有大气监测站的监测结果都与当地土壤中的天然放射性水平进行了比较,结果都基本一致,各监测站均未监测到高铀含量的颗粒物。”环保部辐射环境监测技术中心研究员赵顺平说,“这表明,我国空气中的放射性水平完全正常,大气颗粒物中的铀含量极其微小,对公众健康的影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对此,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表示,中科院大气所在全国都有对霾化学成分的监测站,没有发现任何放射性元素的异常,所以现有谣传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通过遍布全市的辐射环境自动监测站和人工瞬时监测技术手段,我们一直在对全市的辐射环境进行监控和预警。”北京市辐射安全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马国学说,监测结果显示,放射性水平与空气质量无明显关联,在空气重污染条件下,空气中的放射性水平也未见异常。

  国家核安全局还表示,我国已经建立了对矿产资源开发利用辐射环境的有效监管体系,确立了开采或者关闭铀(钍)矿和伴生放射性矿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三同时”制度,铀(钍)矿监测和定期报告制度,铀(钍)矿、伴生放射性矿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尾矿的贮存和处置制度等,施行了严格的监管。

  煤中铀含量的检测手段已非常成熟,铀颗粒物不会成为悬浮于空中的PM2.5

  “核雾染”一文称,华北雾霾经久不散,是因为空气中飘浮的粉尘颗粒是带电的,而带电原因,是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大营地区煤矿的放射性铀。并称,“内蒙古、新疆的煤炭含有超高的放射性铀,具体含量多少,有关方面讳莫如深。”

  “根据2000—2015年期间煤中天然铀分析结果,我国煤中天然铀含量按产量加权平均值约每千克61.4贝可,而内蒙古地区为每千克49.8贝可,略低于全国均值。”中国原子能研究院研究员刘森林指出。

  据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教授、长江学者代世峰介绍,实际上,内蒙古矿区煤中铀的均值为1.32微克/克,新疆矿区煤中铀的含量均值为0.77微克/克,低于全国煤中铀的背景值,属于正常范畴。“煤中铀含量的检测手段非常成熟,公开发表的关于煤中铀的数据在国际学术期刊的资料较多,不存在‘有关方面讳莫如深’。”

  根据对24省区市563个煤样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测定研究结果测算,我国燃煤电厂每生产10亿瓦电能,对周围居民造成的附加辐射剂量为天然本底的2.6‰,不会对周围居民造成放射性危害。

  国家核安全局指出,内蒙古大营铀矿与周围的煤矿处于不同深度,煤矿在铀矿下100多米,目前该铀矿尚未开采,铀矿下的煤矿亦未开采。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陈晓秋说,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活动可能导致放射性铀的颗粒物进入到大气环境,但由于铀的密度高、比重大,使得铀颗粒物很快就会沉积在地面,而不会成为悬浮于空中的细颗粒物(PM2.5)。

  火电厂燃煤引起放射性扩散的说法夸大其词

  世界各国的煤中都有含量不等的微量元素铀。美国是煤炭资源量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据美国联邦地质调查局数据,美国煤中铀的含量背景值(或均值)为2.1微克/克(1微克为百万分之一克)。中国是煤炭生产和消费大国,据代世峰及其研究团队对全国各地区1383个煤样的测试和分析,计算出全国煤中铀的背景值为2.4微克/克。俄罗斯科学家克依特利斯和尤多维奇在2009年发表的文章显示,世界范围内煤中铀的背景值为2.4微克/克。中国煤中铀、美国煤中铀以及世界范围内煤中铀的背景值接近。

  那么,含铀煤燃烧是否会造成放射性危害?代世峰表示,铀的沸点比煤炭燃烧温度高得多,煤经燃烧后,铀以晶格态或玻璃态存在于燃煤产物的固体残留物中,而我国燃煤电厂的平均除尘率已达99.5%。火电厂燃煤引起放射性扩散的说法明显夸大其词、毫无根据。对内蒙古准格尔燃煤电厂的研究表明,92.2%的铀经燃烧后进入了飞灰和底灰(均为固体燃煤产物,前者被除尘器捕集)。

  同时,华北电力大学张永生副教授称:“一般煤中铀和土壤中的铀在一个水平上。煤燃烧后90%以上的铀到了灰渣中,每千克灰中铀在1000贝可左右,和花岗岩相当。

  近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北京科技记者编辑协会共同发布的“每月科学流言榜”也指出,雾霾难散主要影响因素为气象条件。铀元素较重,不会变成粉尘,特别是电厂对排放物进行除尘、脱硫脱硝后,铀元素会留在燃烧残渣里。

相关标签:废水处理 废气处理